• 碳纤维电地暖系列
  • 碳纤维电暖器系列
  • 宠物狗首页
  • 碳纤维暖霸系列
  • 高频节能散热器
  • 水暖壁挂炉系列
  • 温控器、电热板系列
宠物狗安卓
胡耀邦与我的一段诗词交往

胡耀邦与我的一段诗词交往

1988年夏天,我刚从中央党校副校长位置上退下来,为了调整一下退居“二线”的生活方式,承揽了一点“文字活”,背到外地去完成。

  8月下旬,我到了济南,听山东省委党校的老朋友讲,耀邦同志就住在烟台东山宾馆。 我喜出望外,28日下午赶到烟台,住进林业部一所新建的“研究中心”。 这里实际是一座海滨休养所,去耀邦下榻的东山宾馆,乘汽车用不了五分钟。

我在这里一住半个月,和耀邦倾心交谈,诗词唱和,好不惬意。   这半个多月,当时并不觉得有多么难忘和可贵,以为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次巧遇,以后相处的机会还多。 没想到一年后他猝然辞世,这段经历竟成绝响。   “我们都做长寿翁呗”  在东山首次见耀邦是29日上午九时许。 半年未见,他显得有些苍老,也消瘦多了。 也许是因为夏天穿衣服少!后来一问,才知他来烟台很长时间了,一直住在这里,哪儿都没去,每天都要用几个钟头由保健医生给他治疗腿病。

这几个月,外边包括北京的事,他似乎知之不多,所以我同他谈到许多大大小小的事,他都很感兴趣。   我谈了党校几年来改革中的风风雨雨,谈了北京发生的抢购风,以及前两个月到广西、河南等地的所见所闻。

  我告诉他,我已不当党校副校长了,其它几个兼职也主动向新校长提出请予免去,以便新班子好统一抓工作。 我说,我下来时还开了个“生活会”呢!本来我不想讲什么,但又想是党内的会,难得还有几个有关单位的同志来参加,有些话出于公心还非讲不可,不讲就没有机会讲了。

  作为个人谈心,我向耀邦同志简要介绍了发言内容。 他听完后,笑得很开心,一边让我抽烟,一边像开玩笑地说,“噫!没想到,老陈你这个人还是很硬气的嘛!”他又再次问我的年龄。 他没想到我也年过六十,只比他小九岁。

  听我讲了一些党校的故事后,他又满怀深情地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说,只要能“长寿”,总会有事干的;不过,不能再硬充“勇士”了,自己力所不能及,又不想干的事,也就可以不干了。 耀邦同志说:“我讲过老同志退下来,主要是‘健康长寿’,有的同志还不大赞成,说是要‘发挥余热’,似乎我那个话消极了。

其实,二者并不矛盾嘛!你不能长寿,心情舒畅地活着,你还有啥‘余热’可发挥!再说,你那个‘余热’发挥多了,对人对己对工作也未必就有好处啊!所以,我让你做‘长寿翁’。 ”我说,“我赞成您的意思,不过,您是长者嘛!对我称‘翁’我不敢当。 ”他笑了笑说,“那我们都做长寿翁呗!”  耀邦同志问我,今后个人还有什么打算?我说,暂时还没有想清楚,现在先找点零活干干,转换一下生活环境和劳动方式。

全国还有两个省会没有去过,以后找机会去一下。

  另外,我还说了想再去西藏。

“1980年陪您一起去的,时间过去近十年了。

如有可能还想去一次。

”他说,“西藏,我倒赞成你去一下,可以多跑几个地方,不一定只去上次去过的地方嘛!”就是在这次谈话时,耀邦同志告诉我,全国地专一级,他还有十个地区没到过,有两个在云南,几个在西藏。 我说,“云南你还是可以去的,可以补上。 西藏几个地区恐怕完不成任务了,主要是那地方你不能去了。 ”他说,“是不能去了。 ”  耀邦赠诗:十载辛耘莫嗟少  9月1日下午,我应耀邦同志之约,再赴东山。

  一到寓所,李昭同志在门前遇到了我们,就说,耀邦同志在等你。

她把我领进紧靠卧室的一间大书房。

耀邦同志正端坐在大写字台前看东西。

见我来了,他一边打招呼,让我在沙发上就坐,同时站起身来打开抽屉,拿出一页宣纸,笑容满面地向我走来。

坐下后他说:“我请你来吃顿便饭,想送点什么东西给你呢?昨晚没睡好觉,想了几句写下来送给你。 ”  我急忙站起身来,双手接过他手里的那张纸片,一看是一首七言诗《题赠陈维仁同志》,笔力雄健潇洒,字字工整:  碧海秋昊又相逢,  忽闻退作长寿翁。   十载辛耘莫嗟少,  栽得桃李到瀛蓬。   接过题诗读后,我心情激动,连声道谢。   坐下来,耀邦同志说,“对古典诗词,我没有基础,到这里来才开始学着写,这也是一种休息。

”他边说边给我看了写给另外两位老同志的两首。 那两首诗内容因人而异,很风趣,针对性很强,有关怀、有勉励、有幽默,甚至还有批评,真有意思!他风趣地补充说:“写这东西,不费劲,又没有危险。 ”  “旧体诗词,我还是小学生”  回到住所,我心潮起伏,第二天早上一睁眼,突然来了点“诗兴”,想步原韵和耀邦同志一首诗。

几经琢磨修改后,9月3日清早,我把和诗抄好,嘱孙师傅先送去请教李昭同志,如她认可就转交耀邦同志。 诗是这样写的:  欣逢盛世喜相逢,  潜心遵嘱作秋翁;  不入飘渺神仙界,  青山仰止到黄蓬。

  另外还写了一首,是吟颂老首长的,有四句:  戎马倥偬为大同,  十年开拓振雄风;  壮心难酬忧国运,  神州功盖有三中。

  李昭同志接到我送给她过目的诗稿,很快交到了耀邦同志手中。

次日下午,我到耀邦同志住所看他。

他正伏案捷书。 看我进屋来,他放下手中的笔,高兴地起身和我打招呼,离案陪我到沙发上相对而坐。 他兴致勃勃,第一句话就谈起诗来。

他说:“看来,你也喜欢旧体诗,你基础比我好嘛!”显然他已看过我的“诗稿”了,对我大加鼓励。   “哪里,哪里!我这是受到您的启发,我只是喜欢读,谈不上什么基础!像京剧一样,我很爱听,但一句也不会唱。 ”  耀邦同志说,他这次到烟台来养病休息,没别的事,才找了点讲旧体诗词格律的书来翻翻,刚接触,还是“小学生”。 他也体会到读点好的古诗词,是一种很好的休息;自己学着“凑合”两句,也还是蛮有意思的。

  耀邦同志谈起诗来兴致很高,从1977年给他当秘书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谈这样“闲情逸致”的话题。 他写的诗,真是文如其人,语言生动诙谐,幽默的词句中蕴含着铮铮友谊。 耀邦同志平时常常自谦说他“水”(指文化)不多,特别是文学方面。

其实不然,他还是一位朴实无华,很有人情味的诗人。

(作者系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工作时的秘书)。



上一篇:2019年6月份江西省水产养殖病害预测预报
下一篇:南通市海洋与渔业局关于切实做好今冬明春渔业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
宠物狗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宠物狗--www.356411.com All Rights Reserved.